“行知语文教育读书会”会员文学作品选辑
新闻来源:清凉世界 点击数:35 添加时间:2013-05-07 07:47:46
 

三个字的故事

李研

二十年前,我刚从师范学校毕业,虽然年纪轻,个头小,一点儿也没有先生的架式,但因为是文革后方圆数十里第一个真正通过高考跳农门的人,便得到了邻里乡亲的格外尊重与接纳。

一天,我到镇上的理发店去理发。店主是一位熟识的老先生,和颜悦色,戴一副眼镜,很像旧小说中的帐房或师爷之类的人物。见我进来,顿时满脸堆笑,恭敬有加。事毕,当我正准备付帐的时候,想不到他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一本正经的对我说:老师,今天不收你的钱,但有一事相求,前几天在家里看闲书,遇着三个字,形象极为相似,但不知读音和意思有何差别,还要请教。我知道他是爱看书的,原以为不过是工作之余打发时光而已,想不到竟这样细嚼慢咽,字字坐实。拿过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昊、晟、旻三个字。说实话,当时除了尚能大致读音之外,其它两个字可是见也没有见过。支吾半天,也没能令老先生满意,只得两脸绯红,飞也似的逃走。回来一想,觉得既有失于颜面,更有负于乡邻,便连夜翻查字典,详尽注释如下:昊:hào(书)①广大无边。②指天。晟:chéng姓。shèng(书)①光明。②旺盛;兴盛。旻:mín(书)①秋天。②天空。并附一封短笺,深表歉疚之意,托人带给先生。后来,仿佛也曾因此得到过先生的赞誉。

作为一个故事,至此似乎已无悬念,但人世间偏就有许多蹊跷的事情。十多年后,我连襟家的老爷子,竟刻意求新,分别从字典里挑出这几个字给自己的三个孙子命了名,当许多人望着这几个孩子的名字张口结舌的时候,我竟能娓娓道来,详加训诂,结果,硬把那妻妹一家镇得一愣一愣。

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从此又添一例。

 

 

 

书香如乐,心似莲花

市十一中 田翠国

看《幸福之路》,回望自己三十多年以来的人生之路,深感自己虽平凡如三月里的一缕风,却也以健康积极的心态追寻着艰辛生活里的点滴快乐;虽永远无法企及伟人的高度,却也在快乐地按照哲人的愿望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幸福,也便被自己平凡而并不卑微的生命姿态感动着。

幸福的源泉之一便是书,有书相伴,生活便有滋有味、便温暖明亮、便柳暗花明、便心似莲花季季开。

喜欢文字,喜欢文字带来的奇妙的感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小时候围坐在冬天的火炉边,托着腮眼巴巴地看着爱看书也爱讲故事的大哥绘声绘色地讲《基督山伯爵》的时候开始的,也许是捉迷藏时躲到小阁楼里却发现了一本名叫《神鹰》的连环画时开始的,也许是从拿糖去换同学的小人书时穿过那个飘着槐花香的长长的小巷时开始的……总之,我爱书,痴迷于书中的情节,书中的人物,甚至,痴迷于那泛黄的纸页所散发出的淡淡的墨香,仿佛烙印着时光的痕迹,又仿佛纠结着解也解不开的愁绪,让你有一种满心喜悦又有泪在眸的甜蜜的忧伤。

读小学时,最大的幸福不是有满满一口袋飘着浓郁奶香的小白兔奶糖吃,不是有印着米兰花图案的花格子衬衣穿,而是用我怀着无限期待积攒了一个又一个日子的零花钱去县城里唯一的一家新华书店去买我心仪已久的小人书。她们是《孔雀胆》,是《燕子李三》,是《海的女儿》,是《浪花里的歌》……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经典,也不知道什么是精读和略读,只知道那些线条简单而神韵飞扬的人物白描和语言简洁而表意丰富的文字使我单调的童年生活变得更加充实,更加快乐,使我扎着羊角辫跳着橡皮筋的童年回忆多了几份沉甸甸的喜悦。

书香如乐,滋润着我心灵最初的渴望,永远响彻我记忆的心海。

 

 

 

那时候

点军一中 黄丽萍

那时候她穿了苹果绿的短袖T恤,黑发中分。眼睛里的温暖暧昧而怅惘。

广场上的大幅广告像今天一样铺天盖地:舒蕾、庄吉、Angel安琪,满眼的绿色背景,浓得几乎夸张,却只是记忆油布上淡淡的一行涂抹。

是22岁的年华。和几个亲密得能拎出水来的女友,攀在镜头面前,矜持。

那时候不知道明天如何,亦不知道事隔多年以后,这张照片的往事,将倾情在如此的夜里。

那时候她穿了纯黑的MERY毛衣,链子是细细的纯银。眼睛里间或有些温暖,但只在黑色的冷漠里,低回对应。

依然是广场。鸽子飞过。她的视线绕过丝丝缕缕的音乐喷泉。静静地寻觅、静静地穿越,却不知最终该停留在哪里。

是26岁的暮春。她刚刚去看山崖悬棺去游情人泉。涧水清冽山势突兀,心凉一凉暖一暖,泪流一流干一干。

那时候她穿了宽宽大大的白色ARJ风衣。取了新的网名。电脑屏幕前的肆意流连让眼睛干涩,亚麻色的卷发从发根开始一绺绺枯萎。

广场上花市招摇,黄色的郁金香惊心动魄地美艳。一波风起,一波陨落。人才潮,心已海。

是30岁的仲秋。曾经与过往斑斑泪痕。六年只是一瞬,结果掩埋过程。

那时候她穿了过膝的中镂,沉淀咖啡一样的颜色。蓝色的PT眼影开始不够腻滑,笑容批发眼角的纹。最后一次去新零点看演出,舞池汹涌人声弥漫,她被密密的鼓点灌了最辛辣的酒,心脏从此有了味觉。

是35岁的谢幕。人生的华美也许才刚刚开始,抑或是喧嚣之后更丰盈的平静。照片上的女子,恹恹的眼光也有了端庄的从容。看广场外芜杂的高楼,看车来车往,一路上的始与终。

有些往事只在照片里。跟记忆无关。

 

 

 

做幸福的女人

点军英杰 王清玲

做幸福的女人,是每个女人一生最大的梦想。

做幸福的女人,就要更新观念,解除心灵的桎梏。

幸福的女人是爱花钱的女人。精致生活没有money怎么能实现?锦衣美食会带给人持久的愉悦,徜徉名山大川、名胜古迹更是令人心旷神怡。姐妹们,钞票大把大把地花吧!如果你尚在热恋中,不想离开心爱的男友,就大把大把地花他的钱,让他觉得这个女友投入的成本太高舍不得放手!如果你已步入围城,你的先生经济还不宽余,咬咬牙把钱花出去,让他吃了上顿没下顿,“饿其体肤,劳其筋骨,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狠狠炒一炒,将原始股变为绩优股;假设你的先生腰缠万贯,恭喜你更多了花钱的理由,不要让他需要有别的女人才能帮他把钱花完。买几件貂皮大衣,弄它个欧洲十国游,要不为你不同颜色的新衣服配几辆车。好女人是一所大学,让你的先生最大限度地实现人生的价值,将他的事业一步步推向颠峰。女人,你功不可没!

幸福的女人是善于示弱的女人。不要说自己是一棵粗壮的大树,女人,你要说自己是那柔软的柳条。太要强的女人会让男人感到泄气,尤其是职业女性。在忙忙碌碌的工作生活中,已经习惯于带着钢盔生活,不习惯于表露自己的情感。其实,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被人疼爱,但外表的刚强已经把人拒之于千里之外,让男人没有疼爱你的机会。女人,大胆示弱吧,回归女人柔弱的本性,做回真正的自己。女人哭吧哭吧不是错,有泪尽情地流,有爱大声地说,给男人疼爱你的机会。女人的娇羞和眼泪,绝对是令男人怜惜到心底的法宝。能让老公说自己“傻”的女人是最幸福的女人。美满婚姻需要女人不断调剂,热情时骄阳似火,让爱人情不自禁;而柔弱如蓓蕾初绽,更令人怦然心动。

幸福的女人是独立的女人。女人的幸福谁能给予?是卿卿我我的爱情中的那个男人吗?对,又并不完全对。罗素说爱情不但是欢乐之源,并且缺少了它还是痛苦之源。但张爱玲说:男人一生至少有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要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朱砂痣。可是,姐妹们,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决定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不做红玫瑰的炽热,也不要白玫瑰的天真,要的,是黄玫瑰的独立坚强!女人的幸福只在自己的手上,是自己给予自己的。要有自己的生活,要独立。独立的美,才是女性身上最耀眼的光芒。一定要做一个经济独立、思想独立的女人,在这个前提下有个尊重你的好老公,才能把握手中的幸福。因为现代社会男人们的负担越来越重,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与他分担的女人,越来越钟情于感情上经济上双重独立的女性。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这个事业不一定是开公司、做大生意,而是能让你的生活充实的能养活自己的一份工作。有事做的女人才有朝气,正常而规律的工作就是最好的美容品。姐妹们,热爱工作吧,工作让女人如此美丽!

 

 

 

忆当初,小女上学时

亭中学 刘艳

那天,女儿冲我挥挥手,欢快的跑进校园,开始她的上学历程。我站在校门口,突然之间很想许个愿,希望世界能待她温柔些,我知道世界并不会因为我的祈祷而真的去善待她。

上学大约一个月左右,第一次数学测试卷发下来,我和老公都猜测不是一百,就是九十几分。可孩子在耳边悄悄的告诉我:64分。怎么会这样?她全然不知道这个分数对于我这个对孩子抱有巨大希望的母亲来说有多大的打击;她也不知道64分对于一年级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多么糟糕的分数,我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讲道理,因为她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无奈,我只有静下心来和她认真的订正。

女儿刚开始学写字,因听不懂老师的要求,被老师撕掉作业本,回家后哭成泪人,我的内心更是一阵酸楚的痛。放下桌上未洗的碗和盆里的脏衣服,再次静下心来一笔一划的教她写字。

疾风三十一的活动曾在宜昌很受学生的关注,女儿虽没有入选成学校的队员,但被荣选为学校比赛的啦啦队员。一二三,三二一,伍家实小得第一疾风,疾风,健步如风,是她在家天天必背的口号。买红色上衣,黑色裤子,还有加油的手拍,一切准备就绪后,就等着到体育馆振臂助威。那天晚上下班回家,我见她不高兴,问原因,原来他们伍家实小输给了宜昌实小,就在她给我讲经过的时候,眼泪也跟着滚落出来……从此,湖北电视台转播疾风三十一节目时,她是绝不允许我们换台的。

女儿如今已读二年级,她已经能工整的书写汉字,考试一般在九十分以上,她已经完全适应了学校生活,放学回家后她会滔滔不绝讲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听着她那不完整的讲述,我很感谢生活在女儿身边的老师和同学,是他们让我的孩子的生活丰富多彩。在她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我还会为她祈祷,但困难、泪水也还会伴随着她,但这都没有关系,她将会在欢与笑、乐与悲中逐渐长大。

 

 

 

读书印象

金东方 景书芳

说到读书,我就很兴奋!

小时候,正值读书的好时节,却没有书读。

小学三年级的一天早上,等我来到学校的时候,班上的一帮好动分子已经玩起了跑城的游戏,虽然我跑起来也快,可她们已分好了班儿,我就只有傻傻地站在一旁观看了。冷不防,同学塞给我一本画本,说:帮我拿一下,轮到我跑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本《虎胆英雄》已落户于怀中。这是一本怎么样的书哟,封面黄中泛黑,书角已经微微卷起来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我完全被书中的画儿和感人的情节吸引住了,压根儿都没想到父亲此时有可能会从校门口路过,也压根没想到他竟然就在此时路过校门口,并且亲眼看见我正在教室门外啃读画本。晚上回到家,看到父亲阴沉的脸,我莫名其妙,我今天没犯什么错呀?即使我是三兄妹中最调皮的孩子,可我今天确实没犯什么错!所以当他板着脸虎视眈眈地看着我,并严厉地问:好好想想看,今天到底做了哪些不应该做的事?心中无愧,说话就理直气壮,没有做错事!”“那今天早上你在教室门外读的是语文书还是数学书呀?”“我没有!”“还没有,我亲眼见到了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八度,且带着十二分的怒气!天啦,不就只看了一本画本儿吗?我长吁了一口气,知道接下来就应该电闪雷鸣了,我自觉的脱掉了长裤(小时候挨打是从不穿长裤的,父亲说这样才能长记性),任凭爸爸的细竹条在我细嫩的皮肤上抽得急骤而有力!那个年代,不读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书,就该挨打!

父亲是农民,他说他这辈子书没读好,哪怕砸锅卖铁住山洞也要供我们兄妹三个个个吃皇粮。小学四年级时,一九八四年,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远在吉林的大学,成了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父亲大受鼓舞,找亲戚,托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我和妹妹从村小学转到在全县都小有名气的镇重点小学,声称要将三个儿女个个培养成材,一个在地上跑(我哥学的是汽车专业),一个在天上飞,还有一个在水里游。我不管他这些,只要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别让他一天到晚在监视我似的,我就高兴。可好景不长,不知父亲又从哪里买来了《唐诗宋词三百首》,规定我们每个大周(乡村小学连续上两周的课,然后休息三天)都必须至少背三首唐诗,且每次回家都要检查。父命不可违,加上我本来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也实在不愿意吃他为我特制的玉笋面条,所以在完成作业之余,我徜徉在李白的豪放杜甫的沉郁里,悠游在李清照的藕花深处。每次放假前更是紧张,我得将选好的三首诗反复朗读直至横流倒背了才敢迈进家门!父亲是六十年代的初中毕业生,他识字,不敢打他一点马虎眼。渐渐地,我们姐妹俩倒也能背诵好些唐诗宋词了。父亲甚是自豪,脸上的笑容也对我开放!可我毕竟是个自制力不强的小孩子,两个月后,父亲的腿上长多骨,医生的斧凿削掉了他腿上的多骨,也削掉了一个农民心中最柔弱的坚强,他沉郁在他忧郁的日子里,没有了太多的心情和精力来关注我背了几首唐诗和宋词了。我对唐诗宋词的热情也因家境的窘迫冷却了一半,每次放假前,也只是死记硬背或是抢记三首,然后在父亲呆滞的眼光中胡乱的背完,逃之夭夭。日久天长,记住的东西越来越少,书也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里睡觉去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成年后,曾付出十二分的精力都无法弥补那些失去的缺憾!因为我也只是在为职业的需要和生存的需要而读书,或者选择的是那些无用而有趣的读物,扪心自问,为人之师十五载,真正用心灵阅读的书籍有几本?所幸的是,在春暧花开的时节,我毅然加入了李研倡导的“行知教育读书协会”,我想:这个协会是来拯救我已干涸多年的灵魂的!那就虔诚地接受它的洗礼吧!

 

 

 

怀念收信的日子

点军一中 代先洲

好久没有收到别人的来信了。

今日翻箱倒柜,寻找我曾经发表过的一篇文章,文章没有找到,却找到一大堆以前别人给我的信件,回想起来,我至少有两年没有给别人写信了,别人也给我写过,不过是一些商人不知从哪儿弄到我的地址,给我寄来的一些要我参赛或入书的印刷品。

这一大堆信是1997——1998年间全国各地书友给我的回信。那时电脑在我们这个地方还是稀罕之物,所以,和别人的联系都是鸿雁传书。那期间我是书法的发烧友,对书法的爱好可谓是如痴如醉。为了提高自己的水平,我根据报上的地址,向许多书法老师和朋友去信求教,许多老师和朋友纷纷给我回了信。现在打开这些信,往事历历在目,让我浮想联翩。

摩挲着我的老师——宜昌三峡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周德聪先生的回信,字如其人,风流倜傥,儒雅斯文。钢笔字和他的毛笔字没有什么两样,线条遒劲,灵动潇洒,堪称手札中的精品。多少次,我拿着笔,对着他的字认真临摹,感受他那聪颖的气质,洋洋洒洒的大气。倪进祥先生的回信就写在我的作品的背面,逸笔草草但又不失法度,给我作品的点评中肯而又谦和,错误之处,一针见血,让那时懵懂的我,可谓醍醐灌顶,茅塞顿开。《青少年书法报》社长何昌贵先生的回信,真有大家风范,钢笔行草书,铁划银钩,笔画简约,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刻意为之的造作感,让人爱不释手。《书法报》编辑樊中岳先生的回信,写在宣纸上,用毛笔写的章草,字不大,但格调高古,古朴醇厚,神清气朗,别有一番韵味,给那时痴迷章草的我,极大的启发,我的书法处女作就是一幅章草作品,发表在《书法报》上,樊先对我的帮助,真是莫大的。还有我的福建学生吴文育,每一次来信都给我附上一个贴有邮票的空白信封,看着他一天比一天进步,看见他如此诚心,我总要给他一一回信。就是这个吴文育,为了感谢我对他的辅导,给我寄来了一包碎拓片,他没有想到的是,包碎拓片的书竟是中国目前为止发现的,日本侵路台湾的唯一一本珍贵图册。(这本书我捐献给了宜昌市档案馆,新华社1998年4月当时专门报道了这件事,全国多家媒体均作了报道)

几年前,家里买了电脑,而且上了网,写文章都是在电脑上写,发文章也是通过伊妹儿来实现的,写信的日子就更少了。不知怎的,我总是怀念哪些收信的日子。我总喜欢打开信,看他们是如何文采风流,笔歌飞飏的?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化做涓涓溪流,通过笔尖,流淌在粉笺上,汇成思念的港湾,荡起我们友谊的小船……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