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是我的生活空间
新闻来源:付宁 点击数:4 添加时间:2013-05-07 08:46:52
 

有一个喜欢买书的朋友,喜欢到旧书摊去淘书。

在他房间的书橱里放着一排排旧书,鲁迅写的杂文集,林语堂、老舍的散文集子,而最多的就是古籍了。有好些还是竖排印的线装本,繁体字。翻了翻,眼神一会儿就跳行,不知看到哪里了,然后往回找,真是头晕,古人居然会这样读了几千年的书。不过繁体字难不倒我,毕竟自己是学中文专业的。

奇怪,他是摆弄计算机的,怎么喜欢这些文艺书呢?想起,上学时有个讲古代汉语的老师说,十三经是中国文化的典籍瑰宝,不读,买上,放在书橱里,让人看了也觉得你很有学问。他莫不是也这样充充门面罢了。

很喜欢一本宋词选,抽出来想借回去边看边练练字。同他说了一声,就顺手往包里装。他却说:“不行!我不喜欢把书借给别人。”我的拿着书的手放在包上,愕然了,竟然有这样的人,不借就算了,拒绝的话还说得这样直露,让人觉得像个小气鬼。他并没有觉得什么不自在,说:“我喜欢在书上作旁批,边看边随便写点儿什么,我的书都是我的生活空间。我不喜欢别人闯进来。”

“书,是我的生活空间。”这样的话,很久没有听人说起过了。也许,只是在上学的时候,老师要我们读书,为了考试,我们拼命读书。毕业后,有了工作,书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闲暇时,我们看电视,玩电脑,打麻将,进ktv,我们就是不想读书,或者总是说没有时间读书了。

独自捧着一本书,在清风明月的夜晚阅读,在尘世喧嚣的白昼阅读,抛却了心烦意乱的春夏,远离了诱惑不断的秋冬,守着一份清静与闲适。这样的日子,远去了,罕见了,成了一个现代人遗失的梦境。我们离阅读越远,我们自我的空间就日益狭窄,我们也日益成为盛装信息的肉体容器,成为一个个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我知道朋友的意思了,心里对他多了一份敬重,因为他是一个读书的人。

他正忙着整理一摞新近买的旧书,一脸喜色,欣欣然,给我展示着那厚厚的精装版的《史记》、《资治通鉴》。他讲了好半天的价,老板看着熟人的份上才以最低的价格卖给了他。

他毕竟是学理工科的人,我想,做事竟这般严谨认真。瞧,一本本地用半湿拧干的毛巾擦拭,一本本地放正摞齐,一本本放进消毒柜消毒。呵,这本本旧书就像得来的个个宝贝,这样细心的伺候着。想来,这些书也是幸运的,它们遇到了知己。

20089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