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之士的妥协与决裂
新闻来源:湖北宜都陆城一中 汪昌友 点击数:12 添加时间:2013-05-07 09:10:26
 
 

——以士之气节解读《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

 

尽管人教版的语文教材历经多次修订,选文今非昔比,可是《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以其文辞郁郁、思想灼灼的绝对优势,始终岿然不动。当下,国人永恒的记忆再次被《建国大业》中“闻一多先生最后一次演讲”唤醒,热血沸腾。回顾历史,建国功勋数不胜数,重大事件举不胜举。可眼光独特的导演慷慨地给“闻一多”的镜头长达228秒的。这不仅是对“士”祭奠和敬仰,更是对“士之气节”与时俱进的解读与宣扬。

遗憾的是,笔者多次听《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的教学,许多教师都只停留在“迥乎不同”的表象上,这些“表象”,学生一看就明,何须赘述和讲解?

作为学者为什么“做了再说,做了不说”?作为革命家为什么“讲话定要讲个痛快”? 这些表象的根源何在?为什么会“迥乎不同”“一反既往”?为什么他决然转身?课堂上绝少深究,令人扼腕叹息。

本文旨在从“士之气节”对《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进行解读,兼谈红色经典与时俱进的解读。

一、回眸士之气节

“士节是对人生的一种坚定的态度,是个人意志独立的表现。(朱自清)”“气节”作为一种高尚的人生价值为无数的仁人志士所追求;他们或捐躯赴义,或退隐山林,以保全气节为最终目的。特别是在奸邪当道、强敌入侵的艰难时世,士节就强烈地表现出来,迸发出灿烂的火花。气节是士立人处世的标准,在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民族的正气,也显示出个人坚贞不屈的独立人格。”

1、说与做

“敏于事而慎于言”、“言行一致”、“言过其实”是说与做的三种境界。“君子言行相顾,若言过其行,谓有言而行不副,君子所耻也。”《论语·宪问》。当下有讽刺某些职能部门的民谣——“火车进站,叫的欢,动的慢。”应该是源于传统文化的言行关系。再加上中国传统文化一直强调“谦虚谨慎”,“低调做人”。所以,士往往践行“做了再说,做了不说”的言行观。

2、君与民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士孜孜不倦的追求。忠君爱国是士矢志不渝的气节。古时是“家天下”,忠君几乎等于爱国。尽管孟子提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但并不受君的欢迎。“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忧国忧民都基于忠君的前提。比如屈原“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比如岳飞“归来报明主,恢复旧神州”。

3、生与死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士的生死关。

二、深受西方民主影响的闻一多先生的气节

1、妥协:“何妨一下楼主人”

出生于1899年的闻一多先生1912年(民国二年)入北京清华学校,当时14岁,由此可见他的启蒙教育还是深深地烙上“士”的印记,比如他最敬仰的诗人是杜甫。特别是“孝”在他的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1922 年初,就在闻一多赴美留学前夕,他接到父亲催他回家结婚的信。对于这门婚事闻一多很不满意。但是,闻一多是个大孝子,还是回到了家乡,答应与高孝贞结婚。不过他向父亲提出了几点要求:一是不向长辈行跪拜礼;二是不拜祖宗;三是婚后让高孝贞入学读书。父亲本来认为儿子的这三条提得不合理,但为了这门亲事,也就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由家事我们窥见出闻一多先生妥协的一面,尽管是有条件的妥协,但总归屈服于士的节律。冯友兰认为“源于家庭经验的伦理——孝就成了中华民族的道德基础和价值观的核心,其他的价值或道德内涵都是孝的衍生品。从以家庭为本位底社会的观点看,至少在理论上,孝是在忠先底。”

那么骨子里镌刻着忠君爱国的闻一多先生在乱世是如何妥协的?

在回国近两年的时间里,闻一多耳闻目睹的都是阴谋、战争、屠杀,面对民族的巨大灾难,他再也难抑悲愤,发表了《贡献》、《罪过》、《收回》、《你指着太阳起誓》、《心跳》、《一句话》等充满爱国激情和痛挞社会现实的诗歌。

但火山喷发之后,他又备感无奈,最终走了一条文人的传统老路,躲进书斋,钻入故纸堆,成了对世事过问无多仅求独善其身的冷静学者。

 

主人咬着烟斗迷迷的笑,

“一切的众生应该各安其位。

我何曾有意的糟蹋你们,

秩序不在我的能力之内。”

——摘自闻一多的诗作《闻一多的书桌》

 

《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里说“那时候,他已经诗兴不作而研究志趣正浓”。一个诗人为什么会诗兴不作?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人微言轻,无济于事,备感无奈之余索性不写了。妥协吧!尽自己所能,“给我们衰微的民族开一剂救济的文化药方。”

2、决裂:“时代的鼓手”

闻一多先生在美国留学达四年之久,西方的民主、自由、平等等意识冲击侵染着他的“士节。”特别是“君”、“国”、“民”三者的关系引发他的深刻思考。

闻一多由妥协到决裂的决定性因素是《中国之命运》。1943年春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一书在昆明发售。蒋介石在这本书中公开宣扬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专制主义。他不仅反对共产主义,连自由主义也不能容忍,认为二者都是“文化侵略最大的危机和民族精神最大的隐患”。这是一向信仰民主自由的人们所难以接受的。闻一多这样写道:“《中国之命运》一书的出版,在我个人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我简直被那里面的义和团精神吓一跳,我们的英明的领袖原来是这样想法的吗?五四给我的影响太深,《中国之命运》公开向五四挑战,我是无论如何受不了的。”

正是由于“领袖”的《中国之命运》唤醒了他潜意识的爱国情怀——“忠君和爱国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在君主专制的情况下,在无道昏君当政的时候,忠君和爱国应该是水火不相容的,忠君只能是一种无知和罪恶,把昏君彻底打倒,把家天下推翻,才是真正的爱国之举、正义之举。”(《忠君不等于爱国》汤守道)

 

请告诉我戈壁的沉默,

和五岳的庄严?又告诉我

泰山的石溜还滴着忍耐,

大江黄河又流着和谐?

再告诉我,那一滴清泪

是孔子吊唁死麟的伤悲?

——摘自闻一多的诗作《祈祷》

 

1927年应邓演达之邀,曾经到武汉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负责艺术股工作的闻一多先生,此时彻底觉醒了。

 

幸福!我如今不能受你的私贿,

我的世界不在这尺方的墙内。

——摘自闻一多的诗作《静夜》

 

3、殉道:“荆轲聂政的血”

1943年闻一多偶然读到了延安诗人田间的几首诗,深为其中的战斗精神所震惊,立即写了《时代的鼓手--读田间的诗》一文公开发表,在大后方引起了一阵波动。随后他又写了一系列针对现实的杂文,开始呐喊。同时他急切地阅读各种左倾书籍,详细了解共产党的各种情况。

 

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反人民的势力不被人民毁灭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不都在人民面前倒下去了吗?翻开历史看看,你们还站得住几天!

历史赋予昆明的任务是争取民主和平,我们昆明的青年必须完成这任务!

——摘自闻一多的《最后一次演讲》

 

《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里说“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作者原文引用《最后一次演讲》)”

闻一多先生的誓言不是心血来潮,不是空喊的口号,因为他的铮铮铁骨是“士之气节(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所浸泡的。

 

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

谁的心里有尧舜的心,

谁的血是荆轲聂政的血,

——摘自闻一多的诗作《祈祷》

 

三、以《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为代表的红色经典的理性解读

“红色经典”是中国社会生活中一种独特的文艺现象,它包含了太多历史的记忆,也包含着一个民族视为至宝的精神财富。”“对红色原著的激活和重建,有利于新的历史背景下红色原著的传播,并对当下的意识形态格局、民众精神图谱和文化艺术生产产生一定的影响力。(20091211《人民日报》作者:马忠)”因此,教学“红色经典”一定要理性的解读。

1、语文的解读

对于“红色经典”的解读一定要从语文的角度入手,一定要与政治教材区别开来。在字词句篇的落实中,情感态度和价值观得以熏陶。不要眩晕在巨大的光环中,而迷失语文素养。

2、以人为本的解读

“高大全”式的英雄也有多重性格、也食人间烟火、也有七情六欲。所以对于“红色经典”的解读一定要“以人为本”。因为时间久远的隔膜和政治变革的深邃,学生要么难以承受其重,要么漠然视之。

如何以人为本地解读,闻一多先生如是阐述:“看屈原,将他放在整个时代整个社会里看。屈原是伟大的天才;但天才是活人,不是偶像,只有这么看,屈原的真面目也许才能再现在我们心中。”

3、文化源头的解读

 “以文化人”谓之“文化”。 “红色经典”的解读如果只停滞在表象上,只停滞在“是什么”的层面上,是低效或无效的解读;在字里行间,通过文字符号触摸“为什么”才是有效的解读。作为语文教材的“红色经典”要探究出这个“为什么”,文化溯源,不二法门。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