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智慧与教育的无知
新闻来源:湖北宜都市陆城一中 汪昌友 点击数:14 添加时间:2013-05-07 09:18:19
 

人类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是自然的主人。为了这个“主人”地位的不断得以巩固得以延续,男人用征服自然的手段征服女人,女人用征服男人的手段来征服自然。男人绞尽脑汁,女人处心积虑。最后,男人女人都站在高岗惬意地狂笑——“我是自然的主人。”

风听见了,松鼠听见了,格桑花听见了,雅典娜也听见了,他们都没有时间去理会,各自忙着当下。只有那虚怀的山谷,借着风的飘逸、松鼠的灵动、格桑花的高贵、雅典娜的智慧爽朗地并美化为颤音,回应着那狂笑——“我是自然的主人”,

人类曾经是聪明的,钻木取火、兽皮裹身、磨石为斧,他们靠征服自然为生,他们狩猎的性质与狼捕杀羊无异,因为他们把自己视为自然的一份子,为了“生存与繁衍”他们去征服,同时也为了“生存与繁衍”警戒“被征服”。他们从来没有认为自己“超自然”,是自然的主人。现代人更聪明,克隆、转基因、星际遨游,“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人类得意洋洋地主宰着自然。

人类的物质世界越来越丰富,人类应该越来越幸福。事实果真如此吗?

拿一个最揪心也最头痛的现象来说吧。房屋是人类遮风挡雨的场所,其基本功能是“居住”,可是,现在有多少房屋丧失了这个基本的功能,“炒”房一方面成就了不少富豪,一方面也是不少百万富翁”露宿街头。(北京三环二手袖珍房也得3万多一平米。)

人类已经不仅仅只停留在征服自然的层次了,人类为了实现膨胀的欲望,征服自己的同类蓄谋已久并屡屡得手。

蛮荒时代,人类因基本的满足得以幸福;经济时代,人类因奢侈的掠夺陷入痛苦。

教育的功能就是把人类从蛮荒教化为文明。教育家说,教育是培养人的活动,终极追求就人的幸福。

现实与理想的短兵相接,留下血淋淋的混乱——教育的无知。

自然是智慧的。林学里面随便找几个名词足以证明。“适地适树”(酸性土壤、碱性土壤只能栽适合环境的树种)、“偏冠现象”(树冠在形成中自动向阳光充沛的方向发展)。沙漠里有一种灌木,不是向上生长,而是向下生长,地下部分的长度是地上部分的30倍。

自然的智慧是征服自我,适应环境。

教育的无知是征服环境,适应自我。

人是有差异的。有人如小草,有人如巨树。草是大地的精灵,如果草非要去做栋梁,居庙堂之高,不仅自己苦不堪言,而且变庙堂为草堂;树也是大地的精灵,如果树非要去做盆景,处幽兰之室,恐怕少不了削头斩腰,五花大绑,而且是严重浪费资源。

教育笃信人的差异。实施中却自欺欺人——把孩子们真实的生活环境改造成精英教育的环境!并谎言“通过努力,丑小鸭一定会变成白天鹅”。为什么“白天鹅成为成功”的标志,因为“有羡慕的眼光、有赞美的谀辞、有美味的面包屑”。

答案渐渐明晰了,教育不是在帮助人类寻求幸福的意义,而是帮助人形成谋求物质满足的手段和贪婪的心理。教育的无知就是人类存在意义的失落!人类价值观的扭曲!所有的人都在追寻一种物欲的虚幻。人类为了这种紧迫性的物质需要,人性在均一化、平庸化的现代社会中逐渐猥琐。

自然是智慧的,因为懂得适应。

佛是智慧的,因为懂得放弃。

教育是无知的,因为贪婪!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