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文解字
新闻来源: 点击数:79 添加时间:2013-05-04 11:16:42
 

提及《說文解字》的地位如何,毋庸多言,對漢語、漢字文化有所瞭解的人,即使沒看過此書,大概都知道屬於經典範疇。
  
  出於對漢字的興趣,筆者愛屋及烏,當然要讀讀《說文解字》。在通讀全書之前,早在各種書籍、文章中讀到其中的隻言片語。零星的信息給本人以通讀全書的鼓動。
  
  搜集到四種版本的《說文解字》,分別是:
  
  江蘇古籍出版社之《說文解字(附檢字)》,200112月第1版;
  上海古籍出版社之《說文解字》,20078月第1版;
  浙江古籍出版社之《說文解字注》,20061月第2版;
  岳麓書社之《說文解字今釋》,19977月第1版。
  
  最早買到的是江蘇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這一影印本,在正文附上了楷體字首,更便於檢索。平日閒暇之時,總會自書架上將其取下,隨翻隨閱,純屬消遣。看一句也好,幾行也罷,總有所得。
  
  在上述四種版本到手之後,便訂出計劃通讀全書,換以上海古籍出版社之版本為主,其他版本參照。
  
  已將本書通讀大部分,時有感想、思考,順為此文,以資記錄。
  
  
  
  
  其一 部分被納入不當簡化字系統的原有漢字
  
  現行的不當簡化字中,有部分是重新被啟用的已存漢字。這類漢字雖然用得不多,但是將其取代另一文字,強使之為某一並存文字的簡化形式,有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導致被取代的本字出現含義擴大。
  
  字義擴大的結果很自然導致解釋文字、回溯原字時出現某種程度的混亂或混淆。
  
  舉一些已經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的例子,這些例字均有其原意。如下:
  
  艸部中,“苹”、“蓱”同義,“蓱”即“萍”,而“苹”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蘋”;
  “茜”是一種用於染色的植物,進入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蒨”(《說文解字》中未收“蒨”字);
  
  八部中,“余”是“語之舒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餘”(意為“饒也”,食部);
  
  口部中,“听”(音引)意為“笑皃”(引自《說文解字》原文。下略)(“皃”即“貌”),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聽”;
  “启”原意為“開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意為“教也”的“啟”;
  “吁”(音需)意為“驚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籲”;
  
  走部中,“赶”(音前)意為“舉尾走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趕”(《說文解字》中未收“趕”字);
  
  辵部中,“适”(音括)意為“疾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適”(意為“之也”);
  
  彳部中,“御”意為“使馬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禦”(意為“祀也”,示部);
  
  只部中,“只”是“語已詞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隻”(意為“鳥一枚也”,隹部);
  
  言部中,“証”意為“諫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證”(意為“告也”);
  
  廾(丩又)部中,“异”意為“舉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異”(意為“分也”,異部);
  
  丮部中,“巩”意為“袌也”(“袌”音包),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鞏”(意為“以韋束也”,革部);
  
  肉部中,“胜”(音星)意為“犬膏臭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勝”(意為“任也”,力部);
  
  刀部中,“制”意為“裁也”、“止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製”(意為“裁也”,衣部);(“制”、“製”雖在《說文解字》中有含義相當之處,但用法不同,不宜合併)
  
  竹部中,“筑”(音竹)是“以竹曲,五弦之樂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築”(意為“擣也”,木部);
  
  号部中“号”是“痛聲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號”(意為“呼也”);
  
  亏部中,“亏(于)”(音魚)即“於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虧”(气損也);
  
  食部中,“飢”意為“餓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饑”(“穀不孰為饑”);
  
  木部中,“柜”(音舉)原是“木也”,一種樹,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櫃”(《說文解字》未收入);
  “机”也是“木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機”(“主發謂之機”);
  
  生部中,“丰”原是“艸盛丰丰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豐”(“豆之豐滿者也”,豐部);
  
  邑部中,“邮”是地名,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郵”(意為“境上行書舍”);
  
  方人 部中,“游”是“旌旗之流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遊”(《說文解字》未收入);
  
  人部中,“价”(音介)意為“善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價”(意為“物直也”);
  “仆”(音撲)原意為“頓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僕”(“給事者”,菐部);
  
  从部中,“从”意為“相聽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從”(“隨行也”);
  
  尸部中,“尸”意為“陳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屍”(“終主”);
  
  后部中,“后”為“繼君體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後”(“遲也”,彳部);
  
  广部中,“广”(音眼)為“因广為屋,象對刺高屋之形”,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廣”(“殿之大屋也”)(“广”還是“庵”之本字);
  
  厂部中,“厂”(音喊)為“山石之厓岩,人可居”(句中“岩”為上“山”下“嚴”),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廠”(《說文解字》未收入);
  
  石部中,“确”為“礊石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確”(《說文解字》未收入);
  
  心部中,“愿”意為“謹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願”(“大頭也”,頁部);
  “忧”意為“不動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憂”(“愁也”);
 水部中,“涂”為“水”(某河流專名),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塗”(“泥也”,土部);
  “沖”意為“涌搖也”,被不當簡化作“冲”,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衝”(即“彳童亍”,“通道也”,行部);
  “沈”(音陳,又音審)為“陵上滈水也”,“濁黕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瀋”(意為“汁也”)(“沈”讀“陳”時,對應“沉”);
  “洒”(音喜)意為“滌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灑”(意為“汛也”);
  
  匸部中,“医”(音亦)為“盛弓弩矢器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醫”;
  
  系部中,“系”(音細)意為“繫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係”(音細)(“絜束也”)、“繫”(“繫 糹虒也”);
  
  虫部中,“虫”(音毀)是“蝮”的別名,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蟲”(“有足謂之蟲,無足謂之豸”);
  
  土部中,“圣”(音哭),“汝潁之閒謂致力於地曰圣”(汝河、潁水之間說用手在土地上盡力叫圣),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聖”(“通也”);
  “坏”(音批)意為“丘再成者也”、“瓦未燒”,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壞”(“敗也”);
  
  里部中,“里”意為“居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裏(裡)”(“衣內也”);
  
  劦部中,“協”(“眾之同和也”)的古文“叶”,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葉”(“艸木之葉也”);
  
  几部中,“几”為“踞几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幾”(“微也,殆也”,幺幺 部);
  
  斗部中,“斗”(音陡)意為“十升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鬥”(“兩士相對,兵杖在後,象鬥之形”);
  
  宁部中,“宁”(音住)為“辨積物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寧”(“願詞也”,丂部);
  
  禸部中,“离”(音吃)為“山神,獸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離”(“黃倉庚也。鳴則蠶生。”(離黃,倉庚鳥。倉庚鳥叫,春蠶就出生。));
  
  嘼部中,“嘼”(音處)為“牜產 也”(畜生),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獸”(“守備者”);
  
  丑部中,“丑”意為“紐也。十二月,萬物動,用事”(陰氣堅固的紐結漸漸緩解。(丑)代表十二月,(此時陽氣上通,)萬物發動,將用農事),進入不當簡化字系統之後,取代了“醜”(“可惡也”,鬼部);

(整理至《說文解字》弟十四 下)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