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例选编
      《斑羚飞渡》课堂实录
      新闻来源:清凉世界 点击数:22 添加时间:2013-05-19 17:17:04
       

      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七年级下册第27

      授课教师:浙江宁波万里国际中学   干国祥

      授课班级:浙江省慈溪市实验中学初一(3)班

      授课时间:2004524上午第四节

       

      【教材分析】

      《斑羚飞渡》在课堂教学中一直被误读着。作为一篇人类寓言的动物小说,我们或是把它上成了真实的散文,引导学生学习并不存在于现实的老年斑羚的牺牲精神,更有甚者,引导学生狠斗私念一闪间,通过与斑羚对比,进而批判人类面临灾难时的胆怯与保存自己的私念。或是把课堂的精力放在对文本不真实的批评,最后得出此文虚假的结论——就像看了一台戏后恍然大悟地评论:这戏是假的!所以我在教学中绕开了这两个死结,一开始就说明作者是动物小说作家,且不准备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发现课文种种虚构的地方,而旨在还原它的寓意:面临灾难时人类作何种选择?以及提升此文未能很好把握的一个要点:灾难中的个体生命的尊严与意义。

      【教学目的】

      感受敬畏生命的这一人类学主题所带来的震撼与魅力;尝试解读寓言(故事)背后的人类的意图——这是我在内容与形式这两个维度上预设的教学方向。在实际实践上这二者是一物两面,即只有一个实践,从教学内容上看,我们是在感受敬畏生命的这一人类学主题所带来的震撼与魅力,从教学的语言形式上看,我们是在尝试解读寓言(故事)背后的寓意。至于达到何种高度与深度,则取决于现场的种种变量,不准备作预设。

      【学情分析】

      作为市新课程的研讨展示课,教研室安排我在一所重点中心的重点班进行教学(上课之前师生未能见面)。学生素质较高,通过电话联系,学生已经充分预习课文(要求能够较流利地复述课文),即学生已经独力地完成了个性化解读(在他的心中已经拥有他自己的尚未斥诸文字的读后感受),所以课堂可以直接进入到文本解读 的对话层面,——这个对话将是在多个文本之间,师生之间,历史之间多个维度展开的。因为我力主进行一种生成性的,通过对话展开教学,形成对主题的临时性共识,所以上此课前没有进行过试教,课堂的对话带有相当的偶然性。

       【课堂实录】

      师:上课之前先讲个故事。假日到了,有个男人带着一家人――他的母亲,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去划船游玩。不料船翻了,全家落入水中。这家人中只有这个男人会游泳,而他的能力只能救一个人。请问:他该救谁?为什么?

      生:我认为应该先救儿子,因为儿子是未来,是希望。

      生:我认为应该先救母亲,因为母亲养育了他。

      生:我也认为应该先救母亲。因为妻子没有了可以再娶,儿子没有了可以再生,但是母亲没有了就再也不会有了……

      师:呵呵,女同学注意听,以后要小心这个人了。

      生:先救儿子。因为儿子小,容易救。然后再来救另外的人。

      师:怎么没有人想到救妻子的呢?(笑)

      (学生在下面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上课铃响。)

       [教学过程A:从紧贴文本的地面起飞]

       师:其实这个我们当作笑语来听的故事,里面还真包容了一个人类的难题呢。这个问题究竟该如何解决?也许我们学了课文《斑羚飞渡》,能够帮助我们找到想要的答案。

      【出示幻灯片一】《斑羚飞渡》:作者沈石溪,上海人,生于195210月,原籍浙江慈溪,动物小说作家。

      师:前些天老师要我到这里来上一堂课,我说到慈溪来,就上一篇慈溪人写的文章吧。相信我们上这篇课文,也会格外地亲切一些。

      听你们老师说,大家已经作了充分的预习。大家读了几遍?(大多数学生说读了5遍)能够讲这个故事吗?(学生说能)好,这样,也就是说我不用再为熟悉课文而费更多的时间,我们可以直接进行到对课文的深入的探究中去了。

      不过我还是得检验一下。现在,我们来一个故事接力,我们请五位同学来这我们讲一讲这个精彩的故事。讲故事的同学不能看课本,按幻灯上的提纲讲故事,一人讲一部分;其余的同学可以再对照课文看一看。

      【出示幻灯片二】

      五个学生举手进行讲故事接力。对其中斑羚如何跳过悬崖的细节教师点拔学生进行了补充复述。

      课文故事提纲:

      身陷绝境--

      准备飞渡--

      试跳成功--

      成功飞渡--

      走向彩虹--

      师:五位同学顺利地完成了高难度的“空中接力”,很精彩。现在请大家来说说读了这个故事后的感受。随便说,说真话。

      生:我觉得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师:为什么说它是个悲惨的故事?

      生:因为斑羚们被逼到悬崖上,老斑羚不得不牺牲自己去救小斑羚。

      生:我的感觉是悲壮,因为老斑羚的牺牲很感人,很壮烈。

      师:好啊。刚才一个同学用了“悲惨”已经很不错了,这个同学改一个字“悲壮”,更贴切了。语文就是咬文嚼字,不错。

      生:给我最深的感受是斑羚们的自我牺牲精神。

      师:他们为什么自我牺牲?

      生:为了斑羚集体的生存。

      师:对。这是一种团队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教学过程B:从课文走向互文,从中心走向话题]

       生:我的感觉是这群斑羚很有智慧,你看他们至少能够懂得奇数与偶数,而且飞渡的时候也组织得井井有条。

      师:你估计一下,这群斑羚数学能够考几分?(众笑)大家有没有不同的感觉?

      生:我觉得这个故事不真实。这些动物的智慧也太厉害了,我觉得虚假。

      生:我觉得是在真实的基础上,有一些想象与夸张,这是艺术加工。主要不在于它的真实性,而是在于给人的启示,给人以震撼。(听众掌声)

      师:哦。是虚构的,这是一篇动物小说,故事是虚构的。我这里给“艺术上的合理虚构”作作一个描述吧:这就是它是一个本应该发生也可能发生的虚构故事。但是“斑羚飞渡”这个故事应该发生,可能发生吗?

      生:不可能。

      师:对啊。斑羚本身并没有牺牲老斑羚拯救小斑羚的生活习性,它也不可能具备武侠小说中描写的那样空中接力的本事。那么,既然故事中的斑羚不是现实生活中的斑羚,文章讲的又是谁的故事呢?

      生:斑羚的故事。

      生:镰刀头羊的故事。

      生:通过斑羚来写人,是人的故事。

      【随上述问题点击幻灯片三】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吗?

      作者虚构这个故事是为了告诉我们什么?他想说什么?

      文章写的是的故事?

      文章写的是什么故事?

      师:对呀,既然不是斑羚,那可能真是反映“人”的故事了。什么故事呢?

      【点击幻灯片四】

      人类面临灾难时的选择: 

       

                 弱者?强者?

      遗弃谁?    老者?幼者?

      他人?自己?

      师: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视之为一个面临灾难时放弃谁的难题。面临灾难,人类中的哪一部分首先应该被遗弃?为什么这样做?谁规定必须这样做?(学生小声地议论纷纷,各有不同的选择,大多数的声音倾向于选择保护弱者、幼者和他人。)

      师:这是一个亘古的难题,我这里提供一些材料,我们来看看人们是怎样选择的。

      【出示幻灯片五】

      材料一:人类的弃老传统――

      日本有抛弃老人的传统。以前日本一些贫瘠的山村中,为了节约有限的口粮,60岁以上的老人,要被儿子背到深山里,放在那里让他自生自灭饿死,这就是日本所谓的姥捨て

      最近,在我国武当山周边发现了大量掩藏于灌木草丛之中可容一人大小的窑洞。它们是古时用来寄放失去劳动能力的老人的,称为寄死窑,一些关于寄死窑的传说,这里家喻户晓。据说,进窑的老人,家里只送三天饭就不管了。

      教师读材料,明确:人类在物质匮乏时代的选择之一是“弃老保幼”。

      【出示幻灯片六、七、八】

      材料二:一个海难场景――

      震荡可怕极了。一刹那间,男人、女人、小孩,所有的人都奔到甲板上,人们半裸着身子,奔跑着,尖叫着,哭泣着,惊恐万状,一片混乱。海水哗哗往里灌,汹涌湍急,势不可当。轮机火炉被海浪呛得嘶嘶地直喘粗气。

      船上没有封舱用的防漏隔墙,救生圈也不够。

      哈尔威船长,站在指挥台上,大声吼喝:全体安静,注意听命令!把救生艇放下去。妇女先走,其他乘客跟上,船员断后。必须把六十人救出去。

      实际上一共有六十一人,但是他把自己给忘了。

      ……

      船长喊了一声:奥克勒福大副?

      大副回答:到!

      船长问道:我们还有多少分钟?

      二十分钟。

      “够了,”船长说,“让每个人都下到小艇上去。奥克勒福大副,你的手枪在吗?”

      “在,船长。”

      “哪个男人胆敢抢在女人前面,你就开枪打死他。”

      大家立时不出声了。没有一个人违抗他的意志,人们感到有一个伟大的灵魂出现在他们的上空。

      ……

      二十分钟到了,轮船沉没了。

      船头先下去,须臾,海水把船尾也浸没了。

      哈尔威船长,他屹立在舰桥上,一个手势也没有做,一句话也没有说,犹如铁铸,纹丝不动,随着轮船一起沉入了深渊。人们透过阴惨惨的薄雾,凝视着这尊黑色的雕像徐徐沉进大海。

      ――诺曼底号遇难记》(节选)

      一女生朗读这个故事。

      教师:这是法国大文豪雨果写的《“诺曼底号”遇难记》中的片段。大家刚才在读到结尾部分的时候,有同学在小声地说,这与课文的结尾是一样的。对,这两段文字简直就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从这些文字我们可以知道:人类在文明发展过程中,开始确立“护弱”的文明原则。但是是不是一切就那么简单呢?

      【出示幻灯片九】

      材料三:克拉玛依大火――

      1994128,新疆克拉玛依友谊馆的舞台大火,有关部门的领导和孩子们及他们的老师在一个大礼堂里开会,不幸发生火灾,结果烧死的是孩子和深爱孩子的老师。各级领导捷足先登全部脱险。……在紧要关头,有人大叫一声让领导同志先走,而这些领导同志衮衮诸公还真的先走了,不知这些苟活到今天的人如果看了《泰坦尼克号》会作何想法。……

      这场震惊中外的克拉玛依大火,带走了288名中小学生和37名老师 。

      教师(朗读此则材料,补充):有一篇文章叫《克拉玛依将铭记》真实地再现了那个生死关头无私的老师们为孩子牺牲的故事,她们就站在门口,却终于放弃了生命――因为她们一直在组织着孩子们逃命啊。大家可以课外去读一读,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让领导同志先走的声音和身强力壮的“领导同志”先生的事情呢?

      教师:现在我们大致可以知道,人类的不同的选择的源由是什么。

      【出示幻灯片十,作简单讨论】

      思考一:规则·文明与野蛮

      兽的规则――弃弱=野蛮     人的规则――护弱=文明

      早期的规则――弃老=野蛮   后期的规则――敬老=文明

      文明中仍然残余的野蛮

      教师:那么请问,现在你知道了,你该如何选择吗?请你来说说。

      一女生:我想我是文明社会的人,我会选择保护弱者和他人的。

      师:你有没有把自己当成要被保护的弱者才这么说的呢?

      学生(赧然):没想过。

       [教学过程C:话题推进,从集体生命到个体生命]

       一男生:我想我还是会和大家一样选择吧――保护比我弱小的人。

      一男生:我想我还是会选择自己的逃命的。(众笑)

      师:这个同学敢于说不中听的真话,这是一种勇气。但他说自己还是要逃命的,这是卑鄙的吗?

      生:他也没错,因为求生是人的一种本能。(观众掌声)

      师:这就引发了我们的第二个思考。刚才我们在思考面临灾难时作为群体的人类的选择,但是在灾难中每一个个体的生命它该如何抉择呢?

      【出示幻灯片十一、十二】学生读这两段文字。

      思考二:个体生命的尊严

      材料一:

      《斑羚飞渡》:我十分注意盯着那群注定要送死的老斑羚,心想,或许有个别滑头的老斑羚会从注定死亡的那拨偷偷溜到新生的那拨去,但让我震惊的是,从头至尾没有一只老斑羚调换位置。//它们心甘情愿用生命为下一代开辟一条生存的道路。

       材料二:

      诺曼底遇难记》: 够了,船长说,让每个人都下到小艇上去。奥克勒福大副,你的手枪在吗?

      在,船长。

      哪个男人胆敢抢在女人前面,你就开枪打死他。

      大家立时不出声了。

      师:请问这两个材料中对作为个体的“人”的描写有什么不同?

      生:前面一个是毫不犹豫的,后面一个中的人们本来是想逃命的因为他们要用枪威胁才能安静下来。(观众掌声)

      师:这难道是说,人性本来是卑鄙的吗?我们再来看一段电影,大家一定会说,这不就是《诺曼底号遇难记》的片段吗?

      播放《泰坦尼克号》电影片段,描述场景如下:

      播放《泰坦尼克号》电影片段,描述场景如下:泰坦尼克号渐渐下沉,船员们忙着组织妇孺登上小艇逃命,甲板上上演着一出出丈夫与妻子,儿女与父亲永别的惨剧。恋爱中的杰克和露丝也在甲板上,露丝不愿抛下杰克一个人逃命,她的未婚夫卡尔找到他们,劝说露丝逃命,他撒谎说已经定好了逃命的小船,杰克也可以上船。露丝信以为真,登上小艇徐徐下降。

      而在小艇下降前的片刻,泰坦尼克号的主人艾斯梅偷偷地溜上了船逃命。组织逃命的船员迈达特看到了这一幕,十分震惊,但仍然不动声色地指挥小艇下降……

      悲怆的泰坦尼克号的主题音乐响起,人声消失,徐徐下降的露丝和其他获得生命的人们望着镇静地指挥着这一切的迈达特和混乱的人群……

      (全场肃然,为电影中的镜头深深感动。)

      师:为什么指挥登船的迈达特没有揪出那个下船逃命的男人?

      生:我想是因为当时很乱,如果揪出他只会增添混乱。

      生:因为他也一个生命嘛,多救出一个生命不是更好的事吗?

      师:为什么杰克要向他的情敌卡尔说没有说好吧

      略沉默,一个学生:他也想逃命,他不想死。

      师:同样身为健壮男人的贵族青年卡尔为什么能够逃命?

      (全场沉默,肃静。)

      师:我知道,现在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一个真实的选择:我会顾自逃命吗?我这样做是不是卑鄙?对这个问题,也许我们可以这样思考(点击幻灯片,读):面对死亡时任何犹豫、慈悲、怜悯、胆怯都是生命无比珍贵的体现,也是舍己救人者之所以伟大的体现。你可以迫于情势和规则反对一个人顾自抢先逃命,但是你不可以认为他的死是应该的,而且没有犹豫的权利。

      师:只有万分珍惜、不舍的东西,我们才能说它是珍贵的;轻易可以抛弃的东西,怎么可以说是珍贵的呢?而生命,恰恰就是我们最珍贵的、最不想抛弃的东西。也唯有这样,那些献出自己生命的人,才显得如此高尚、高贵,而值得我们敬仰。

      【随以上讨论点击幻灯片十三,出示相关内容。】

      [教学过程D:归结,敬畏生命”]

      师:回到最初,船翻了,我们落水了,该救谁?《斑羚飞渡》给了我们一个怎样的答案?

      生:该救幼小的人――儿子。

      师:可是,我们的学习却又推翻了这个答案。我并没有能够带给大家任何答案,而给了大家更多的问题与思考。但至少我们知道了,《斑羚飞渡》讲的,是关于人的寓言。其实作者沈石溪自己是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的。

      【出示幻灯片十四,生读】沈石溪:动物小说折射的是人类社会。动物所拥有的独特的生存方式和生存哲学,应该引起同样具有生物属性的人类思考和借鉴。可以这样说,我是为生命而写作。

      师:从人的生命到一切生物的生命,“敬畏一切生命”这一人类的“生命命题”是由法国的音乐家、哲学家、神学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史怀泽先生所提出来的。我们来读一段他的文字,也许能够帮我们解决一些疑虑。

      【出示幻灯片十五,生读】善的本质是:保持生命,促进生命,使生命达到其最高度的发展。恶的本质是:毁灭生命,损害生命,阻碍生命的发展。――史怀泽。

      师:一堂课下来,我没有任何的答案可以给大家,因为我也同样困惑、犹豫,——在生命与崇高之间,在生存与文明之间。这里我仅仅提供一点我对这个问题的个人的看法。请记住,这不是答案,这只是一个生命个体面临艰难选择时的一些想法:

      【出示幻灯片十六,师读】

      我个人的观点:面临灾难时的任何一种选择都应该被理解,至少应该被谅解。如果说自我牺牲是伟大、不负责任的逃避是无耻的话,那么出乎个体生命的恐惧而犹豫、而躲藏、而逃亡应该被人类理解。因为每一个个体都有保全他自身生命的权利。

      罪恶的是制造毁灭生命,损害生命,阻碍生命事件的人与事。如文中的猎手,劣质住房的建造者,有毒大米的生产者,有毒奶粉的销售者,战争的发起者--无论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无论他们有没有打着真理或者爱国的旗号……

      从这个意义上讲,文章的作者与课堂开头那个故事的编造者,都有意无意地参与制造了罪恶。

      师:但是,我们至少知道了,正因为生命如此可贵,让人不舍。所以那些义无反顾地献出生命的人,泰坦尼克号上的小提琴手,哈尔威船长,“镰刀头羊”……他们才能够如此深地打动我们,成为人类不朽的记忆。让我们怀着这一份感激,来朗读课文的最后一段。

      学生朗读:最后伤心崖上只剩下那只成功地指挥了这群斑羚集体飞渡的镰刀头羊。这群斑羚不是偶数,恰恰是奇数。镰刀头羊孤零零地站在山峰上,既没有年轻的斑羚需要它做空中垫脚石飞到对岸去,也没有谁来帮它飞渡。只见它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那道绚丽的彩虹。弯弯的彩虹一头连着伤心崖,一头连着对岸的山峰,像一座美丽的桥。它走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灿烂中。

      [在朗读声中下课铃声响起。全场掌声。]

      【课后反思】应该说《斑羚飞渡》一课的教学效果比我预料的要好。课老师们的反应,让我感觉到大家对新课程及其带来的一些新思想、新实践也多了理解与宽容,多了跃跃欲试的期待。

      近年来我从对话生成文本解读这两个维度对课堂教学进行探索。前者的涵义包括有方向但不预设目的地的对话临时性共识理解对方,理解生活等方面,主要是从后现代思潮下的诸领域,尤其是社会学方面汲取了一些资源。如《斑》此课,作为课堂的组织者,我设定利用《斑羚飞渡》一文和相关文本探究敬畏生命这一人类哲学命题作为此课的对话内容与方向,在教学中也有明确的价值引导,但在大多数具体问题上却不仅老师没有给出答复,而且还引导学生尊重各种不同的声音――包括历史的错误声音,和在今天的道德标准看来是非道德的声音。但是,作为课堂和对话的意义,恰恰在于通过一定的价值引导来帮助学生者生成、建构他个体的言语-精神(他个人的阅读意义),所以我又提出了一个临时性共识的概念,使得不同的观点有一个对话的基础,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如在此课上,这个临时性共识可以理解为:对延续群体生命是一种社会性必须的理解,对生命个体的珍惜与对牺牲精神的感激(而非传统意义上的赞美)。

      文本解读这一维度的涵义包括从只读性文本到可写性文本互文性文本 通过文本解构实现个体言语的建构等方面,主要是从文学批评等领域汲取的资源。所谓只读性或者可写性文本,其实并非指教材是否具备多重意义,而是指两种不同的阅读观――我们在阅读过程中能不能生成、建构自己的意义。前者的阅读观认为文章就如电脑上的只读文件,阅读教学就是读出它既定的意义;后者的阅读观则认为文章如电脑上的可写(存档)文件,阅读教学的意义正是通过文本解读生成当下的、自己的意义。而要生成当下的、自己的意义,它往往需要探究文本后面的一些心理、社会的因素,这时候,引进相关的同题异质的文本材料,往往能够使得课文中模糊的意义显得清晰起来。如在《斑》文的教学中,我引入了人类历史上的弃老传统海滩事件克拉玛依火灾等文学与现实的文本,与寓言性质的文章进行互文性解读,从而使得敬畏生命这一主题有了一个深广的背景,结合学生之间的对话,来完成课堂上临时性共识的形成和学生个体言语-精神的建构

      在设计与推进中,我力图避免陷入一种旁观者的人文教育误区。文章中所蕴含的人文精神,只有在同阅读者的精神意识产生碰撞、对话时才是真实的。文章向读者提问,读者向文章提问,并共同寻求解答,文章的意义只在阅读者向文本提问的过程中呈现。阅读者如果把自己排除在场景之外,穿着一副客观性的盔甲,通过分析语句、段落、中心进行人文精神的学习,这显然只是在自欺欺人地操练一些人文精神的术语,离真正的人文精神是十分遥远的。因此在课堂上,一方面,我小心小心翼翼地避免进行道德的拷问(让学生无条件献身,为一切杂念――保存自己的生命――而羞愧,等);另一方面,我又拒绝客观化地冷读课文,避免上成冷冰冰地将道德与意义标签贴在相关的文本上的伪人文教育。在左右为难间,难免有失当之处,这从实录中也不难看出。

      对话生成文本解读二者是相互渗透的相互支撑的,但是落实到具体的课堂上,这二者有时不免发生抵牾。这就是:强调了文本解读所能达到的深度,就往往影响了课堂的对话生成性,容易导致课堂上的霸权;强调了对话生成,就往往容易流于肤浅,未能达到这个文本或者话题可能达到的理想深度。这堂课虽然在这两方面调和得还可以,但还是感觉引导过甚,对话略欠。而在我执教的《丑小鸭》(见《教师之友》20054期)中,则表现为对话较成功,文本解读的深度却成为缺憾。因此,也可以视课堂的魅力来自于这两个方面相互排拒所形成的张力,且总是印证课堂是遗憾的艺术这一断语。

       【点评】                道智交融,妙手天成

      《斑羚飞渡》这篇课文中体现的”----人类面临困境时所做的选择----对初一的学生而言具有相当的难度。如何使学生掌握这个,无非有二种选择:一是教师布道,二是教师引导学生求道悟道,其间反映了教师不同的教学理念。

      干国祥老师无疑是教学新理念的积极实践者。而且,他基于对学生心理发展特点的准确把握,深知要使学生真正悟道,教师在其中的引导作用不可忽缺。综观整个课堂教学,老师创设了一个智慧之炉,一步步引导学生炼之丹。一开始,老师提了一个与课文同质的、但是学生又非常熟悉的救人难题,不仅初步点燃了学生的思维之火,也指明了学生思维的方向。另外,可以看出,老师认识到了要烧旺学生的思维之火,把学生的思维引向纵深,必须要在智慧之炉中逐渐增添干柴,而且要不断扇风。老师的匠心独运之处在于,他精心选择了一组引导学生得以悟道的材料,这些干柴有序列的燃烧,使学生的思维逐渐结晶出之丹。此外,为了使学生能经历思维的风暴,使学生所悟之成为智慧之丹老师还不断地在扇风,即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巧妙地运用对话式教学,使学生的思维始终保持在兴奋状态。在当代心理学家看来,师生、生生之间围绕着开放性的问题展开对话、辩诘,具有培养学生高级思维能力的功效。

      应该说,老师的课堂教学艺术也是可圈可点。救人难题的引入、对学生课文文本解读的检查、引导学生课文的朗读与讨论,材料的精心选择、排序与引导学生讨论、自己观点的呈现等等,所有这一切,经过老师的组织和导演,给人以一种妙手天成的感觉。

      总之,我以为,这堂课的特色在于道智交融,妙手天成

      老师另一堂课《丑小鸭》相比,似乎学生的生成性少了些,可能与本课的之难度有关吧!

      浙江师范大学 张振新

       干国祥老师这堂《斑羚飞渡》上得很有气势和魄力,也带给我们很多的思考。在新课程标准下的课堂教学走向何方,这一直是老师们深感困惑和苦恼之处。干老师在这个方面做了自己的努力,并走出了自己的一条新路――对话生成文本解读这两个维度对课堂教学进行探索。前者已有他的《丑小鸭》为例,后者可以这则《斑羚飞渡》为范。

      老师从一小故事切入,并不提供现成的答案,而是把它作为引子,造成悬念,启人思考。由于学生对文本已有了整体感知,所以老师可以很快将教学思路从文本中心引向话题――对生命的认识。由于学生阅历的局限性,老师精心设置了三个材料,由兽而人,由古及今,由野蛮到文明,得出当代文明社会还可能存有残剩的漠视社会弱势群体的野蛮的结论。这是思考面临灾难时作为群体的人类的选择,而在灾难中每一个个体的生命的抉择对话则由电影《泰坦尼克号》片断展开。

      围绕艾斯梅偷偷下船,指挥登船的迈达特没有揪出他的细节,对个体生命的解读导向深度??每个个体都有珍惜生命的权利,任何在危难困境之中的犹豫和恐惧都是人正常的情感流露,从而使文本解读上升到了敬畏生命的哲学高度,也在一个侧面解构了以前的有自我牺牲的崇高伟大的宏大叙事,还原了个体生命的本质。这一步是结合学生的理解,同时靠着教师的知识素养走出来的,所以弥足珍贵。所以老师最终也没有就开头的故事,提供给学生一个明确具体的答案,他只是运用敬畏生命的哲学思想给他们以启示,引导学生自己去思考,所以他的课堂教学的结尾是开放性的,在这里形成了众声喧哗的多声部,这恐怕是这次教学最新的一点。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老师为我们课堂提供了新的思想资源和文本解读方式。

      环顾整个课堂教学环节,教师始终是教学的组织者和引导者,学生是教学的主体,对学生思维的培养和素养的提升,都是在有条不紊的教学环节中完成的。当然,如果这节课,能组织学生有更多的合作探究,也许效果会更好。不过,这是近乎苛求了。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