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形训”在汉字教学中的作用
新闻来源:清凉世界 点击数:67 添加时间:2013-05-05 14:07:24
 
 

宜昌市十六中  曾红霞

 

形训,即通过分析文字形体的方法来解释字义。汉字是一种表意的书写符号,其区别于表音文字,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在于字形的表达功能,在近年的教学实践中,本人发现形训在汉字教学中有很大的帮助作用,现归纳出几点体会。

运用形训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掌握汉字的形声系统。形声造字法在造字的数量上占绝对优势,掌握汉字的形声系统能提高我们运用汉字记录汉语的能力。随着电脑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学生对汉字的正确书写方法出现混淆现象。有的学生常把“采”写成“釆”,且不容易纠正。如果我们通过形训来进行讲解,学生对“采”和“釆”的意义和正确的书写方法就会有一个明确和深刻的认识。采摘的“采”,甲骨文作“ ”,像手采树叶,小篆作“ ”,从木从爪,上面的“爪”是用手拿东西的样子。《说文解字》三下“:覆手曰爪”。至于“釆”是另外一个字,小篆作“釆”。《说文解字》二上:“釆,辨别也”。甲骨文作 ,像兽的脚印,中间用一横一竖隔开,表示蹄痕判然可辨。“采”字经常作形声字的声符,如睬、踩、彩、菜等。除菜(cài),都读cǎi; “釆”字现在不单独使用,只用来作悉、释等字的意符,这些以“釆”作形旁的字都同“辨析”意有关。再如“示”字旁和“衣”字旁,学生也容易混淆。其实,“示”是象形字,其形体像先民为死去的先人制作的牌位,也可以理解为鬼神。因而后人造以示()为偏旁的字多与鬼神有关,如“祭”,从手持肉献给鬼神()。其他如祥、福、祺、祠、祖、祈、祷等均符合此规律。而“衣”字旁的字也以衣服相关。如“初”是指做衣服时最初的工序——拿刀裁布。相应的补、褂、衫则更为明显。

再如“清冽”的“洌”和“凛冽”的“冽”,它们的区别在于义符(即形旁)的不同。三点水旁由“水”的象形字演化而来,以此作偏旁的都与水相关,而“清冽”即是指水的清澈。两点水旁是由“冰”的象形字演化而来,所以以此作偏旁的字都有寒冷之意。

再如“页”的本义是头,以“页”的字都同人的头有关。“领”的本义是脖子,如《孟子·梁者王上》“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皆引领而望之矣”;“项”的本义是脖子的后部,如沈复《童趣》:“昂首观之,项为之强”;颈也有脖子的意思,如七年级语文上册中林嗣环的《口技》:“满座宾客无不伸颈,侧目”中的“颈”。“颁”的本义是大头,如《诗·小雅·鱼藻》:“有颁其首”中的“颁”。“颗”的本义是小头,引申为颗粒的颗。“顾”的本义是回头看,如刘义庆《世说新语》中的《陈太丘与友期》:“元方入门而不顾”。“顿”的本义是以头叩地,在古代书信来往中的客套语“顿首百拜”中的“顿”也体现这一用法。

形声字占整个汉字体系的大部分,通过形训理解形声字的声符、意符,才能更好地掌握形声字系统,从而提高使用汉字语言的准确度。

运用形训可以让我们更准确地区别字体字义。部分汉字在形体上有相似之处,学生容易弄错,教师如果能够通过形训的方法讲解一下原始的造字方法,分析一下字的本来含义,学生就不会混淆这些字的正确书写方法。如“即”与“既”,“即”的甲骨文、金文的写法像一个人面的器皿内盛着的食物,表示就食,含有靠近的意思,意味着动作正在进行;“既”的甲骨文、金文的写法像一个人身子对面器皿内盛着的食物,但头已经转向背后,表示吃饱了,吃的动作已经成为过去。如《曹刿论战》一文中记述曹刿帮助鲁庄公指挥长勺之战“既克,公问其故”中的“既”是指鲁国的军队已经打败了齐国的军队,这场“战争”已成为过去。这两个词形近而义不同,通过训字的方法,学生能更加清楚区分这个词的正确书写和准确的含义。这两个词的这种用法至今仍保留着:如“立即”表示动作即将进行;“若即若离”、“可望不可即”则表示靠近、接触的意思。“既成事实”、“既得利益”中“既”表示事情已经成为现实,动作已成为过去,含有“已经”的意思。又如“冠”与“寇”极易混淆,只要向学生讲清楚“冠”是手()拿帽子给人()戴;“寇”像强盗进屋()手拿大棍()威胁人。这样“冠”与“寇”的词义区别就显而易见了。还有上文所举的区别“采”与“釆”、“示”字旁与“衣”字旁的正确书写及含义等。

运用形训可以帮助我们推求词的本义,正确掌握文言词语的意义。因为词义的发展经历了扩大、缩小等变化,因此,学生在学习文言文时,遇到古今意义不同的词总是难以理解。其实汉字的形体虽然经历了一些演化,但是其造字意图还是依稀可辨的,而汉字的形体往往同词的本义有联系,因而以形说义就能说明词的本义。如“走”,古时候往往作“小跑”讲。因为“走”的古文字形,上部像人急行时两臂摆动得分厉害的样子。“羞”像用手拿羊,本义是进献食物。“臭”的本义是气味,因为狗的鼻子是对所有的气味都很敏感的,后来才缩小,仅指臭味。再如“盗”和“贼”, “盗”现在理解为强盗,用暴力劫夺财物的称为“盗”;“贼”为小偷小摸的人。但是,考察其字形,就会知道,“盗”意思为一个人对别人的物品羡慕的流口水,“贼”为拿着武器去抢别人的财物。它们的本义正好与现在的意思相反。当然对那些形体已有讹变的字,应当根据甲骨文加以解释,释义才能更明确,更可靠。

运用形训可以培养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中学生在各学科中对语文课感兴趣的人并不多,而在各单元体裁中,对文言文不感兴趣的人数最多,究其原因,是教学乏味。由此可见,要让渴求新知识,向往新生活而又极具现代意识的青少年学生,喜爱艰涩难懂的“之乎者也”,需要我们下番功夫,运用科学的方法,采用他们喜闻乐见的形式,让他们在学习中感受乐趣。因此在教学中,在讲授文言课文之前,我以“汉字趣谈”为题,先讲授“六书”的有关知识,对字形进行形象的字例分析。如“及”的古字是  ,“用手从后面抓住一个人”的意思;“夹”的古字是“两个人夹一个小孩”之形等等,这样据其形即可识其义,具体可感。使学生由独体的“文”到合体的“字”,由简单到复杂,循序渐进,学生仿佛进人了一个色彩缤纷的图画世界,学习兴致高涨,再渗透“六书”的原理,还特别区分了“指事”与“会意”的不同:前者是符号加上宇,后者是字与字的结合。因为有前面的“形象”作铺垫,学生也不会感到枯燥难认了,若再辅以练习巩固,效果更佳。这样去指导学生,大大激发了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允分发挥了学生的主体作用,调动了学生原有的知识积累,挖掘了学生的认识、理解和创造潜能。

运用形训的方法,不但能加深学生对汉字词的理解,而且能激发学业生学习祖国古代文化的兴趣,增强民族自豪感。在教学中通过形训的方式,帮助学生理解词的意义,既丰富中学文言文课堂教学的内容,使学生愿学乐学,又能激发学生对古代文化遗产的兴趣和求知的欲望,对继承和弘扬祖国古代文化遗产起积极促进的作用。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