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初中语文教材人文价值体系的反思和构想
新闻来源:清凉世界 点击数:19 添加时间:2013-05-05 14:54:23
 
 

——“与经典同行,为生命奠基”之人文价值研究

(邮编443300)湖北宜都陆城一中  汪昌友

最近新闻媒体和网络沸沸扬扬地讨论这样一个话题,“语文书谎言百出,我们该如何传承美德?”

这个话题是由浙江的三位语文老师发起的,他们在给各种版本的小学语文教材挑出毛病时,发现内容随意“改编”、事实模棱两可、杜撰“名人故事”的课文在当下通用的小学语文教科书里时有出现,比如爱迪生小时候用反光镜提供“照明”帮助医生为母亲实施阑尾炎手术。

由此引发了全国的震动,数十家媒体参与讨论。我们的教材究竟怎么了呢?我们的教材究竟在表达什么样的人文价值观?

我们不妨来回顾一下语文教材建设的历程,反思一下语文教材体现人文价值观的历程,我们从人文价值的角度,粗略地把语文教材分为三个时期。

一、人文价值缺失时期(本次课程改革以前)

在这个时期,语文教材所强化的是思想性,好像还没有人文价值这个说法。语文教材体现更多的是阶级意识、国家意识、集体意识、领袖意识、献身意识、统一意识等等,因此语文课曾经被改名为“政文课”。 王世堪老师在《人文性、工具性及其他》中述说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1958年,随着大跃进掀起教育革命高潮。语文课废弃常规教材,改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为课本。一日,政治课老师到语文教研室抗议:“我备的课都让你讲完了,你让我上课说什么?

我们应该还记得一篇课文《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该文入选多个版本的语文教材,成为近半个世纪几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当时教学本文的思想目标是:认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培养友爱互助,舍己救人的共产主义精神。

去年《羊城晚报》刊发了《“61个阶级兄弟”隐情多》一文,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61个阶级兄弟中毒是因为有人投毒,在这批“阶级弟兄”里,有几名本是地主、富农家属成份,在中毒期间,他们短暂地享受到了“阶级弟兄”的待遇。但“平陆事件”过后,他们依然没有逃脱厄运。西牛村的赵铁成,文革中,他和父亲被造反派拉上大街,戴高帽,挂纸牌,游村串巷。他的子女,也因为成份问题影响了升学和婚姻。地主子弟景五福,当年中毒发生的时候,就生怕自己被公安机关怀疑。文革开始后,他负责看管的柴油被偷,于是他被揪出来批斗。在批斗会的前夜,他把一双鞋端端正正地摆在井边,随后跳下去了。

在这个时期,人的个性是被压制的,“一切行动听指挥。”强调的是服从意识。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可以佐证。一天语文课,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有一个13岁的小孩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写作文,他写的题目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于是他和老师围绕这个命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老师让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100遍自己是最没有出息的人。男孩委屈极了,他的委屈变成愤怒的发泄,结果他被学校开除了。这个男孩就是中国童话大王“皮皮鲁”之父郑渊洁。

长期以来, 我们的教育就这样在“突出政治”和“注重双基”上打秋千,对“人”的认识,始终“停留在国家机器的螺丝钉的水平上。”培养了按图施工的“建设者”和按部就班的“接班人”,却消解了具有自主意识、责任意识和自我选择能力的个体。

二、人文价值浮华时期(本次课程改革以来)

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央陆续提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等重要指导思想。“以人为本”的思想,继承了我国传统文化中人本思想的精华,吸收了西方文艺复兴以来人文主义的养分,弘扬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学说,直接承续并升华了我党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的群众观点群众路线的优良传统,成为科学发展观的核心理念。它是动因,是能源,是方法,是目的。它在我国新时期高度发扬了人文精神,必然深刻地影响我国的历史进程。这就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促使我们从更广阔的角度思考语文课的“人文性”的问题。

自语文学科倡导“人文性”以来,语文教材对选文做了更新,删减了不少有极“左’’色彩的课文,选文开始重视人的价值、人的尊严、人的个性,开始讲爱、讲孝、讲人道等等。但是空洞说教、刻意拔高、灌输成人化的价值观,其实早就不是某几部教材的个别问题。正如《南方日报》所说,我们的教材似乎添加了过多的美化与加工,使得学生必须遵循教育者的假想方向、道德观乃至标准答案思考,甚至于教育者不惜为了“崇高形象”而造假。

去年《中国教师报》在对(复旦附中特级教师)张大文专访时,张大文说“最早兴起人文风时,是在1998年到2001年间,这一时期语文教育是走下坡路的。”

我们之所以认为这个时期的特点是浮华,是居于下面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作者的善意谎言。

在“语文书谎言百出,我们该如何传承美德?”讨论中,话题发起者的郭初阳老师说“忽略真实性,有意塑造出‘一张张脸谱’,这违背了教人求善求真的教育初衷。“或许这些故事的本意是好的,但孩子们不需要善意的谎言。””

《潇湘晨报》认为:这些被杜撰的故事当然是出于善意的“美德”,但如果美德的教育是建立在谎言之上,又叫孩子们长大以后如何去相信美德?

笔者觉得他们还没有把谎言的最大危害表达透彻。不相信这些美德还没有生命危害,如果误导他们简直就是帮助他们自杀!《丑小鸭》是妇孺皆知的励志故事。丑小鸭成为白天鹅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枚天鹅蛋。“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诚如斯言,但是如果不是铁棒呢?木棒最多能够磨成牙签。

丑小鸭的成长隐喻着一个人成长过程,其实一个人的成长和成才仅靠不懈的奋斗是不够的,生活中不懈追求的人很多,可失败者却大有人在。每年高考结束后,都有因为高考落榜而自杀的报导,这些人都曾挑灯夜战、熬更守夜,不断努力、顽强拼搏过,可他们却没能个个变成“白天鹅”。因为在人生的奋斗过程中,除了不懈努力、自我奋斗外,更应该自我认识、自我觉醒、自我提升!

二是编者的霸权巧言。

在“语文书谎言百出,我们该如何传承美德?”讨论中,《武汉晚报》进一步指出,作为语文教育的载体,教材内容,尤其是它承载的价值观,确实应该做新的思考,应当有新的表达方式。当然,这种更新,并非以网络文字代替古汉语,以电子游戏内容代替诗歌为标志,恰恰相反,应当是以一种“生命力最长久”的“常识式”的生动活泼的内容。

可是我们的编者,对于教材选文却忽视了这一点,以霸权的姿态良苦用心地生硬说教,用陈旧的值观对学生进行道德‘绑架’。

前两天我听一位教师教学《行道树》。教师依照教参在课堂中对文章主旨(“行道树的形象就是无私奉献者的形象。作者借行道树的自白,抒写奉献者的襟怀,赞美奉献者的崇高精神。”)进行了强有力的条分缕析。课堂接近尾声时,老师问学生,我们社会上哪些人是“行道树”?学生列举了许多,大多数认为是清洁工、建筑工人、送水工、保姆、老师……这些人都是被歌颂的。我当时就在想,在座的学生将来谁会真正愿意去从事这些被歌颂的职业呢?回读课文,文中一句话深深刺痛了我。“当夜暮降临的时候,整个城市里都是繁弦急管,都是红灯绿酒。而我们在寂静里,我们在黑暗里,我们在不被了解的孤独里。哪些人又沉醉在“繁弦急管”“红灯绿酒”中?我们对孩子进行了深刻的价值观教育,是不是对他们将来的人生产生深刻的影响呢?从1000多名大学生角逐一个公务员职位来看,我们的给他们的深刻教育没有什么作用。我们从农村空巢现象来看,打工者绝对多数都是奔着“繁弦急管”“红灯绿酒”而“自甘堕落”,绝不是“行道树” 那种堕落。(“我们的家在山上,在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里。而我们居然站在这儿,站在这双线道的马路边,这无疑是一种堕落。”)

上面例子中,文本与人文价值的融合从表象看起来是胶着的,其实是冷静一想就是不搭界的两张皮。好比一盆泥巴水,看起来是交融的,但稍稍静放一会,就会澄清,水是水,泥巴还是泥巴。如果我妄自菲薄地把“恻隐、怜悯、理解、尊重”作为本文的人文价值,重新解读文本,是不是别有洞天呢?

这种名至实不归的人文教育,把老师和学生都扭曲为“双面人”,表里不一;把社会扭变为“不敢说真话”蜗牛世界。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我可以用一个课堂片段来佐证。

教师在课堂上让学生用“发现”一词造句。一名学生站起来说:“我发现一只大母鸡围绕草垛转。”这位老师当时想也没想,就说:“这算什么发现,造得不好,坐下。”另一名学生站起来说:“我发现地球围绕太阳转。”这个造句对,这位教师很满意,认为这名学生造句水平高,好好地表扬了一下。

学生为了迎合老师的表扬,违心地说着“假、大、空”的话,迷失了自我。

有人评价中国的教育说,“我们播种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可扪心自问,我们果真播种的是龙种吗?

三、人文价值审视时期(后课程改革时期)

08826《中国青年报》报道,新学期开学在即,上海九年级新生将全面使用二期课改新教材,新教材将教会学生如何直面灾难。报道称,这一调整集中体现在该教材的第三单元“面对灾难”上,其中收录的4篇文章的内容都是关于地震、战争、沉船等各种灾难。在这一单元的“综合学习”部分,引入了汶川大地震的有关材料,同时要求学生收集关于“汶川大地震”的公益广告、表明自己的决心,为经历灾难的人们送去一份关爱与信心。

教材编写往往滞后于时代的发展,新近发生的重大事件和相关优秀文章绝少能及时被编进教材中,因此学生往往看到的都是一些相对陈旧的早有历史定评的文章。由于教材不同于一般的时文选集,所以人们也不大计较其时效性,对教材与时代之“隔”大多能表示理解。此次上海市一反常态,迅速地将3个多月前发生的汶川大地震的内容编入新教材,将该内容有机地融入灾难教育之中,让人眼睛一亮。

笔者认为,这个开创教材先河的事件,是一个新的里程碑,她标志着,课程改革进入人文价值审视时期。

与此同时,我们宜昌语文老师在李祖贵先生的引领下,开启了“与经典同行,为生命奠基”语文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的研究,我们很多老师参与了该课题的子课题——“初中语文教材人文价值体系的研究”。我们的理想就是“让经典以鲜活的生命姿态呈现在我们的教材中,让生命以优雅的姿态在经典中得到人文精神的熏陶和人格的提升。”让每一个学生能够一辈子“诗意的栖居”。

那么,我们理想的人文价值体系究竟应该如何构建呢?

人文精神是指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的精神,其核心是关注人的生存、尊重人的价值、维护人的权利、重视人的发展。它由人权、民主、自由、平等诸理念和正义原则、仁爱精神、和平意识、大同理想等要素构成。

很遗憾的是,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人教版现行的初中语文教材不尽人意。6本书36个单元,所渗透的人文主题共包括19个大类40个小类。一方面同一人文主题在3个年级中反复出现,比如“培养良好性格”的选文达到了21篇,“感受培养人间真情”的选文23篇,“爱国爱民”的选文27篇;另一方面一些重要的人文主题渗透得不是很充分或者没有明显涉及。一是教材已重点突出的人文主题一般都包括若干重要子项,有些子项选文不够,相关人文精神渗透很不充分,如“良好性格”中的“讲究诚信”这一子项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但六册课本只有八上第10课《信客》体现了这一人文主题。二是教材非重点突出的人文主题中,有些对学生成长非常关键,如关于“慎重交友”这一人文主题,相关文章只有2篇,即七上第22课《羚羊木雕》和九下第20课第二篇《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尤为突出的是,许多重要的人文主题,教材没有明显涉及。如“知耻后勇”、“改过迁善”、“惜时如金”、“合作创新”等等。

面对教材不尽人意的人文价值体系,我们不禁想到了“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教育方针。教材的人文价值应该是“培养人的种子。”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虽然我们的口号上外壳上是多元大众文化体系,但是因为“核心”的自私,我们实质播种的是大一统的封建儒家一元文化体系。

《蒲柳人家》是大家熟知的课文,“民族作风和民族气派”是这篇课文的核心价值观。我们该怎样坚守“民族作风和民族气派”?我们坚守的“民族作风和民族气派”全部都是先进文化吗?其一,何大学问逼孙子读书这件事深刻地体现着鲜明的民族性。因为传统的“学而优则仕”、“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都常常在他们的灵魂上烙上深刻印记;其二,孝道作为是对弱势群体关怀的教化无可厚非,但是当它作为“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强势”就该打倒。何满子厌恶“旧学”渴望“新学”。是不是对爷爷的叛逆和不孝呢?其三,故事的背景是抗日战争时期,“民族作风和民族气派”也牵涉到民族自尊与民族自卑的冲突问题、世界大同与狭隘爱国的冲突问题。是不是该“记住历史,忘记仇恨”呢?

我们不妨把本土的“温良恭俭让”和美国的“狂妄”PK一下。

海龙先生在《说西方文化之“霸”》中说到:在国外呆久了,你总会痛心于中国学者每开演讲总会事先卑恭地来一番自辱自贱,好像他不是尊贵的演讲者.倒是应该受批判的孱头或欺世盗名的骗子。及至你耐心地听完了他/她的演说,倒是发现演说者虽非金玉满口,却不乏真知灼见,丝毫无愧于欧美的同行。欧美人的派头足,行头也齐全,到了动真格的,却也没见有什么特别的绝活儿,倒是露怯的时候多。纵是露了怯,他们也不至于多么害羞,败下阵来后气派仍然不输于一个胜利凯旋的将军。而中国的学者敢这样做吗?怕的倒不是“洋大人”。纵你演说得全对,在欢呼中收兵,如果你不谦虚一番,听众中的同胞怕是不会放过你。且不说指责你目中无人、虚骄狂妄、翘尾巴之类的帽子会满天飞,震天价响地向你扣过来,仅只是同行的明枪暗箭、冷嘲热讽,甚至唾沫星子都能把你淹死。那你怎么办?任你能拔山盖世,世间又有多少能宁折不弯的英雄?文化上的惰性逼使得多少血气方刚的学人走上了他们自己唾弃过的道路,让他们自轻自贱、自暴自弃地走完了天才的一生。

中美的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异呢?我们可以在教材中可以隐隐约约地找到许多类似的答案,比如勇敢,我们从小就受到《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主义熏陶;而美国呢?我们从他们的一个故事就可以看出他们对勇敢的理解。

一天,前美国海军总司令麦肯锡将军去探望他的军校同学马歇尔将军,马歇尔此时已是陆军总司令。

麦肯锡说,“你知道我的海军一直被公认为是全世界最勇敢的部队。我希望你的陆军也一样。”马歇尔当然表示他的部队也是全世界最勇敢的。麦肯锡就问他有没有办法证实一下。

“有,”马歇尔满怀信心地回答。

他随便喊住一个路过的士兵,指着不远处一辆开动的坦克命令道:“你给我过去,用身体拦住那辆坦克!”“你疯了吗?”士兵大叫,“我才不那么傻呢。”说完撒腿跑开了。

马歇尔满意地对他的老同学说:“看见了吧,只有最勇敢的士兵才会这样同将军说话。”

世界上有两种勇敢,一种是对待上级布置的任务,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不折不扣地完成。还有一种勇敢是建立在个人对事物的准确判断之上,它以服从真理而不是服从权力为己任。比起前者,这种勇敢更需要一种精神的支撑。

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社会将是一个更加公正合理,自由平等的这社会,我们的国家是富强的,我们可以引进现代化的设备,引进现代化的体制,但是我们能不能引进现代化的国民呢?新的课程标准是这样回答的——“培养一代新人。”我们的出路就是从构建新的人文价值体系开始,新的人文教育体系从哪里来?一是传承,二是创新,三是改良,四是“拿来”。

基于此,我们从关照学生生命历程为出发点,根据初中生的年龄特征,拟用下面22个意识作为初中生人文价值体系的核心元素。

自我意识、人权意识、法律意识、公民意识、商品意识、创新意识、全球意识、自由意识、平等意识、仁爱意识、评判意识、合作意识、诚信意识、包容意识、生命意识、达观意识、责任意识、环保意识、忧患意识、怜悯意识、科学意识、文化意识。

在建构体系时,我们依然遵循两个编排原则:一是以语文与生活的联系为编排线索,要求教材尽可能从学生的现实生活、学生今后的发展出发,关照与学生相关的生活经验,使教材成为学生生命历程的组成部分,让学生在与生活、与世界的沟通和互动中学习语文,并从中感受到生命的崇高,获得个性的健康发展。二是按照“人与自我”“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三大板块组织单元。三大板块平起平坐,“三分天下”。

我们拟把22个意识分解为36个人文主题,和六册书36个单元相呼应,形成初中语文教材人文价值体系的假说。这个假说只是一种尝试,只是我们一家之言,由于我们的视野还不够开阔,触觉还不够敏锐,思辨还不够睿智,逻辑还不够严密,所以我们恳请更多的同仁给以我们指导和帮助,渴望有更多的同仁来研究这个课题。

七年级:

1、童真童趣,回味珍藏童心;

2、童话神话,感受是非善恶;

3、逝者如斯,寸阴尤胜寸金;

4、严谨治学,积累探究真知;

5、了解科学事件,培养科学精神;

6、保护自然,与之和谐共处;

7、礼赞先贤,星火代代相传;

 8欣赏名胜古迹,培养民族情结;

9学习科学常识,培养科学态度;

10、亲人之间,亲情刻骨铭心;

11、师生之间,难忘师长恩情;

12朋友交往,倡导和谐人性;

八年级:

1、君子弘毅,任重而道远;

2、互助合作,追求共同进步;

3、乐观向上,培养开阔胸襟;

4、诚实守信,一诺价值千金;

5、洁身自好,知耻方能后勇;

6、闻过则喜,君子改过不吝;

7、歌咏自然,陶冶美好情操;

8、美好爱情,但作初步了解;

9、成由勤俭,败由奢侈浮华;

10、坚忍不拔,培养坚强意志;

11、感悟历史,借古以观今;

12、文学舞台,形象有美丑;

九年级:

1、得失之间,追求健康正义;

2、思念故土,难忘根在桑梓;

3、爱国爱民,忧乐深植其中;

4、追求社会抱负,坚守个人节操

5、放眼未来世界,树立人生理想

6、感受艺术魅力,培养鉴赏能力;

7、因事而制,崇尚自主创新;

8、人生哲理,用心悟真谛;

9、歌咏正义战争,呼唤人类和平;

10、感受战争之苦,远离战争恶魔;

11、礼赞生命,敬重保护生命;

12、咏叹民俗文化,净化俗世灵魂;

总之,我们渴望建构的人文价值体系是真正语文意义的人文价值体系,是彰显在机趣幽默的浅讽中,是喷发在取譬引喻的启迪中,是蕴藏在云淡风轻的智慧中,是回荡在心有灵犀的呼应中……学生阅读我们的教材如沐春风如浴时雨。

 “少年智则中国智,少年强则中国强。”我斗胆仿写一句,“人文教材则人文少年”,“人文少年则人文中国。”人文教育才是让人成人的教育,才是中国乃至天下所有父母对自己孩子负责的教育,才是让我们真正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国家民主富强的教育,才是人类最终的教育——愿我们的课题研究开启真正人文的教育。

 

                           Copyright 2009 LiY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9011号  后台管理